1. 笃行的小站-国外视点首页
  2. 国外视点

为什么澳大利亚媒体要与中国为敌?澳网民:制造分歧可以赚钱

推荐大家关注公众号【国外视点】,每日更新精彩文章:

带你了解国外顶级热门问答网站(Quora)中,网民对中国的真实讨论和评价:反华小丑的险恶嘴脸、支持中国的爱华者、造谣和污蔑抹黑中国的无知者等等,在这里你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!

为什么澳大利亚媒体要与中国为敌?澳网民:制造分歧可以赚钱

▍文章内容翻译自国外热门论坛和媒体网站,可能涉及敏感信息,为的是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国外的舆论情况,绝非故意传播反华言论,请大家理性看待。另外,文章内容不代表本人观点和立场。

澳大利亚媒体向来卖力反华,《时代报》、《悉尼先驱晨报》、《澳大利亚人》和澳洲九号电视台等等,这些媒体在制造辱华新闻上可谓“老手”了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了解一下。

Why is the Australian media trying to make an enemy of China?
为什么澳大利亚媒体要与中国为敌?

01
Nigel Kelley
Lives in Sydney, Australia
奈杰尔·凯利,居住在澳大利亚悉尼

你会听到这里的所有人告诉你这是因为鲁珀特-默多克(世界报业大亨,编者注)。他在报纸上拥有多数股份,但报纸又是一个垂死的行业。

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分析:

默多克的媒体在澳大利亚有多大的影响力?(新闻链接,编者注)

“更有可能的是,新闻集团的影响力不是来自于激励公众,而是在于政治家寻求批准或试图用政策变化来安抚编辑。”

人们对中国在澳大利亚商业和政治中的影响力确实感到担忧,而且随着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,这种担忧也在增加。是的,在关于中国的报道中,有很多夸张、尖锐和恐慌的内容,但偶尔也有平衡的报道。以下是美国广播公司(ABC)国家频道一位保守派记者与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杰夫•拉比(Geoff Raby)交谈的一个例子。

字里行间:如何推进与中国的关系;贝多芬应该被 “取消 “吗?(新闻链接,编者注)

将这一切与《环球时报》对澳大利亚的报道进行对比,告诉我哪个受到了影响,哪个更加平衡。

 

02
West Du
BA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& Japanese (language),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Graduated 2011,Bilateral Operation Manager2015–present,Lives in Australia2008–present
西都,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商务和日语(语言)学士2011年毕业,双边业务经理2015-至今,居住在澳大利亚2008年至今

以下是我注意到的情况:

新闻集团(默多克)–将中国视为不共戴天的敌人,并自称是中国发生的每一件事的监督者,仿佛中国应该是他们幻想世界中的完美公主。

而美国也在做同样的事情?

美国广播公司(政府)–他们对中国问题有所涉猎,但并不广泛。作为官方行政部门的喉舌,美国广播公司对其所说的话非常谨慎。是的,它确实不时地抨击中国,但同样地,在问题上非常有选择性–他们希望新闻集团扫地出门,这样他们就可以表现得不那么尴尬或敌对。

其他独立党派/地方报纸(如《堪培拉时报》)–并不真正关心中国,只关注国内问题。虽然他们对中国有评论,但很少。他们是看守者。

一些所谓的智囊团或学术机构(如ASPI)–主要由美国政府,或其他类似机构资助。上帝帮助我了解他们的来源……我不介意人们抨击中国,但要用具体的证据来抨击它,以显示一些学术诚信。如果你没有任何证据,那么就不要抨击/撒谎/编造谎言……随着时间的推移,谎言会被揭露,机构的声誉也岌岌可危。

03
Robert Molyneux
Ph.D in Physical Chemistry, Flinders UniversityGraduated 1973,Former STEM Practitioner And Consultant1973–2012,Lives in Sydney, Australia1985–present
罗伯特·莫利纽克斯,弗林德斯大学物理化学博士,1973年毕业,前STEM从业者和顾问1973-2012年,居住在澳大利亚悉尼,1985年至今

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和假新闻下,澳大利亚媒体存在着群体思维的因素。

澳大利亚部分地区的反华情绪可以追溯到1900年之前,”黄色危险”的歇斯底里和 “白澳 “政策是一个永恒的主题。

我们的许多 “记者”似乎只有极少的知识和专业技能,他们是我们的间谍,专门从事某些业务的傀儡。

《悉尼先驱晨报》的Eryk Bagshaw就是一个例子–他忍不住在 “新闻”报道中加入反GC主义的口号。最近的一次胜利是 “分析”其 “独生子女”政策对中国的影响(预测厄运–万岁!),并对澳大利亚的人口老化和我们的未来问题进行了半生不熟的审查。

标准的做法是日复一日地发表有倾向性的报道,每个月左右发表一次来自各种(明智的)政治家的 “意见”以达到 “平衡”。

 

04
Tony Steele
Former Ex Soldier, Truck Driver and Public Servant,Lives in Australia1971–present
托尼斯蒂尔,前退伍军人、卡车司机和公务员,居住在澳大利亚1971年至今

因为这很容易,中国正中了他们的下怀,澳大利亚总理为了讨好特朗普而对中国不礼貌,这是错误的,中国做出了反应。

他决定通过限制辛勤工作的澳大利亚人的贸易来惩罚澳大利亚总理。这给了媒体一张通行证,让他们可以通过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制造分歧来赚钱。

澳大利亚人民并不把中国人民视为敌人。

我们不是走卒,我们是独立的人,即使我们鄙视莫里森,我们也不会让外国人在我们在自己国家的生活方式里发号施令。

05
Tess Tickles
Lives in Australia
苔丝-蒂克勒斯,住在澳大利亚

一旦你放弃了澳大利亚是一个独立自主国家的任何概念,意识到我们是美国的附庸国,情况就会变得很清楚。

美国正准备在本世纪末与中国开战。就像恶霸那笨手笨脚、身材矮小、舔屁股的小伙伴隔着恶霸的肩膀辱骂受害者一样;当美国说跳的时候,澳大利亚就说跳了多高。

正如其他人所指出的,澳大利亚的媒体不是独立的或真实的。澳大利亚媒体和澳大利亚政客都是控制美国的那些跨国公司的走狗。

06
Thye Kim Meng
LLB (hons)/ Bsc (hons)Eng from London/Wolverhampton,Former Owner. CEO1999–2019,Lives in Singapore1980–present
泰金明,伦敦/沃尔弗汉普顿的法学(荣誉)/工程(荣誉)学士,前业主,CEO1999-2019,居住在新加坡1980年至今

澳大利亚再也不能和中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对面地讨论问题了。

澳大利亚通过媒体宣传,提出香G、新J和T湾问题。

你必须看看谁对所有这些感到高兴,显然是美国。

但为什么澳大利亚想成为一个附庸国呢?嗯,只要看看晚上的一些街道就知道了。你可能会看到皮条客在生活中走捷径,赚取不道德的收入。恐怕澳大利亚也不远了,要听从美国的命令。

07
Ron Casotti
罗恩·卡索蒂,暂无背景资料

你指的是澳大利亚这里的右翼媒体。

这并不奇怪。他们的现状是,默多克在这里的下属与他在美国的下属非常相似,当他拉动他们的线时,他们会积极地跳舞。即使这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。

他们出版的破报纸甚至不适合用作厕纸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“国外视点”,转载请注明出处